武松跟宋江斷絕關系與魯智深有什么關系?

  下面就一起來看看趣歷史小編帶來的武松為何與宋江恩斷義絕?這一切都和魯智深有關。

  武松和宋江從最開始的至交兄弟,變得形同陌路,直至恩斷義絕,正應了那句老話:人無千日好,花無百日紅。

  武松當初打傷了人,逃到柴進莊上一年有余,從受厚待的貴客,混到落魄廊下,吃了上頓沒下頓,姥姥不疼,舅舅不愛,嚴重營養不良。瘧疾發作時,僅靠一锨炭火取暖。多虧宋江及時出現,救了武松,帶著他一塊喝酒吃肉,不但舊病痊愈,還把他養得白白胖胖,儲備了足夠的卡路里。要不然武松拖著久病之軀,怎打得景陽崗的猛虎,哪能做陽谷縣的都頭。沒有打虎的業績,都頭的名號,江湖上誰認得他?柴進不就輕蔑地稱他為大漢么?

  不管咋說,宋江這家伙的確識人有術,于武松有知遇之恩。武松對他也感激涕零,"結識了這般弟兄,也不枉了!"然而宋江拉攏武松,是想讓他像劉備關羽張飛李世民秦瓊敬德一樣,對自己既忠又義。只可惜武松畢竟是個草莽英雄,在他的道德觀里,只有兄弟義氣,沒有忠君的概念,這就與宋江的期望值有了落差。

image.png

  話說武松醉打孔亮,與宋江意外重逢。在離開孔家莊去二龍山的路上,宋江和武松有過一次深談,這次談話非常重要,提到了怎樣對付魯智深,也為他們日后的分裂埋下了伏筆。

  宋江對武松說:"兄弟你只顧自己前程萬里,早早到地了彼處,入伙之后,少戒酒性。如得朝廷招安,你便可攛掇魯智深投降了,日后但是去邊上一槍一刀博得個封妻蔭子,久后青史上留得一個好名,也不枉了為人一世。我自百無一能,雖有忠心,不能得進步。兄弟,你如此英雄,決定做得大事業,可以記心。聽愚兄之言,圖個日后相見。"

  宋江此番話,是希望以武松的實力能控制魯智深,進而左右二龍山的局勢,將來為他所用,可他卻低估了魯智深和二龍山的實力。

  武松到了二龍山,發現這里等級森嚴,規矩很大。二龍山雖然只有七個頭領,卻嚴格地分為兩個階層。寶珠寺大殿上,是大頭領魯智深、二頭領楊志、再加上三頭領武松的座位。山門下才是施恩曹正張青孫二娘的座位。完全不像桃花山、少華山、清風山等那樣,眾頭領都是排排坐,吃果果。桃花山的人來搬救兵,先在山門下稟報四個小頭領。曹正問過詳情后,才可以上殿向大頭領匯報。儼然是轅門軍帳,帥府兵營的派頭。難怪呼延灼與魯智深和楊志交手后,贊嘆不是綠林中手段,這才是真正的高手。

  在二龍山三個大頭領中,武松的地位最低,基本上沒啥發言權。因為二龍山是魯智深和楊志聯手奪來的,此山是我開,此樹是我栽。他倆本是關西老鄉,又都是行武出身,做過軍官,既有鄉黨之誼,又有共同的經歷,關系更近一些。而武松上山較晚,資歷淺不說,他又是江湖中人,和魯楊不在一個層面上,勇力血氣有余,論格局韜略,終遜一籌。

image.png

  二龍山的大頭領雖是魯智深,但總經理是楊志,大事小情的決斷定奪,皆由楊志出面。從押送生辰綱的過程就能看出,他為人沉穩精細,胸有成竹。打呼延灼救桃花山點兵布將,聯絡梁山三山聚義打青州,都是楊志的主張。在武松聽來如雷貫耳,望見如撥云見日及時雨宋江,魯智深和楊志都只稱宋三郎。梁山好漢中,也只有晁蓋叫宋江"三郎賢弟"。足見在魯智深楊志心中,合則聚,不合則散,宋江的地位并沒有那么重要。

  還有一點,魯智深赤條條地,一塵不染,什么歸順朝廷,圖個進步這類思想工作,說出來都臟了老魯的耳朵。楊志屢遭坎坷,仕途蹉跎,對朝廷也早心灰意懶,在這種形勢下,武松真要是按宋江的吩咐,攛掇他們招安投降,不但不被采納,還必遭白眼相向。關鍵武松是個直人,在二龍山呆久了,與魯智深楊志等義氣相投,思想早被他們同化了。宋江投降招安,在武松看來,違背了江湖道義,不是好漢所為。

  武松當初改扮頭陀,是為了逃避追捕,可上了二龍山,直至到了梁山,卻仍穿著邋遢的僧服,不改俗裝,宋江看著十分礙眼。宋江籠絡武松,是想作為自己的倚仗,可從武松的裝束就說明,他不但消磨了英氣,已無招安投降建功立業之意,還整天和魯智深混在一起,顯然已改換門庭,跟了魯智深,對他不再忠心,這讓宋江很是不爽。終于,宋江和武松之間爆發了公開的爭吵,使他們的關系徹底破裂了。

  在英雄排座次后的重陽菊花大會上,宋江剛提到招安,武松就第一個反對:用七個字怒斥宋江"冷了弟兄們的心!"李逵一聽,跳著腳來了個神補刀:"招安招安,招甚鳥安!"把桌子踢上半空,顛得粉碎。宋江被當眾打臉,惱羞成怒,押下李逵要殺,轉頭又批評武松:"兄弟,你也是個曉事的人,我主張招安,如何冷了弟兄們的心!"宋江的意思很明白,你是我的人,我動員兄弟們招安,你武松不但不幫我說話,還第一個反對,這不是背后給我捅刀子嗎?你怎么變得這么不曉事,我當初是怎么叮囑你的?武松終因欠著他的人情,嘿然不語。

image.png

  這時,武松真正的大哥浮出了水面。二龍山老大魯智深立刻擋在武松前面,狠狠懟宋江道:"招安不濟事,便拜辭了,明日一個個各自尋趁去罷!"懟得宋江無話可說。對魯智深,宋江向來是又敬又畏,而對武松,宋江從此心生怨恨。武松之所以仗義執言,不懼宋江,是因為有魯智深和二龍山的勢力為他撐腰。

  征方臘后,武松失去右臂,雖然不死,已成廢人。他寧做清閑道人,不愿進京為官。宋江聽了,只冷冷地說了四個字:"任從你心"。這句話恩斷義絕,字字扎心。

  正是:人情似紙張張薄,世事如棋局局新。忠給宋江帶來了高官厚祿,而義氣就像抹布,用完就扔了。所幸武松看透了這一點,早就罵了他七個字:“冷了弟兄們的心!”只可惜李逵,被義氣所縛,對宋江忠心不二,結果被他的宋大哥臨死還拉上做了墊背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八宝一后闯关
股票新手 河北十一选五历史遗 浙江6 1走势图 25选7开走势图 湖南赛车app官方下载 吉祥棋牌游戏下载? 吉林十一选五 怎样才能在网上赚钱 广东闲来麻将下载 江苏省十五选五开奖结果 天天爱海南麻将辅助器免费 山东麻将规则 推荐足彩比分专家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上海 下载哈灵麻将棋牌 新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