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剑》中真正的主角!历史上的袁崇焕是个怎么样的人?

  《碧血剑》中真正的主角!历史上的袁崇焕是个怎么样的人?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。

  “袁崇焕的功业,不免随着时代的进展而渐渐失却光彩。但他英雄气概的风华却永远不会泯灭。?#34180;?#30887;血剑·袁崇焕?#26469;?/p>

  在金庸笔下的历史人物中,袁崇焕是得到老先生青睐的一个另类。金庸在武侠小说中,为他撰写了独一无二的历史人物?#26469;?#23383;里行间给予他高度评价,?#25509;凇?#30887;血剑》后。在1975年撰写的《碧血剑》后记中,金庸更是点明袁崇焕是该书的真正主角。

image.png

  《碧血剑》的真正主角是主角的爸爸

  自袁崇焕被崇祯处以极刑后,关于其人是忠是奸,时人就有不同的评断。与金庸笔下及官方认定的?#39029;?#24418;象不同,袁崇焕在民间的忠奸之辩历时三百多年未曾停歇,近年来网络上的论战也愈发激烈。

  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,却总是遵循着类似的轨迹。虽然历史研究中多采取以史为鉴的方法,但若从袁崇焕身故后辽东战场的战况及结果,以及整个明末大环境下的政局及军情走向等,结合袁崇焕在辽东期间所取得的成就,进而倒推得出?#20113;?#20154;的评价,可能更接近历史的本来面目。

  策杖只因图雪耻

  1

  “他(袁崇焕)凭着永不衰竭的热诚,一往无前的豪情,激励了所有的将士,将他的英雄气概带到了每一个部属身上。他是一团熊熊?#19968;穡?#25226;部属身上的血都?#26454;?#20102;,将一群萎靡不振的残兵败将,烧炼成了一支死战不屈的精锐之师。”

  ——《碧血剑·袁崇焕?#26469;?/p>

  1623年,任职辽东的袁崇焕力主坚守宁远,反对退守山海关、放弃辽东地区,得到枢辅孙承宗的支持。当年九月宁远在袁崇焕督促下加快筑城进度,揭开了明朝晚期凭借关宁锦?#32769;?#19982;后金/清军对抗的序幕。1624年宁远筑城完毕,?#25991;?#26126;军以宁远为基地恢复了锦州、松山、杏山、右屯卫、大小凌河等地。

  1625年孙承宗因受?#35828;?/a>攻击?#40644;热?#32844;,继任辽东经略高第推行尽弃关外的方略,除袁崇焕坚守宁远拒不撤退外,其他关外诸城几乎被全部毁弃。努尔哈赤见辽东军情反覆,于?#25991;?#27491;月大举进攻宁远。高第龟缩于山海关不发援军,明廷内部及努尔哈赤都认为宁远必然失守。

  自1618年后金军进攻抚顺,到宁远之战前,后金与明朝大战五次——抚(顺)清(河)、萨尔浒、开(原)铁(岭)、沈(阳)辽(阳)、广宁,均以明军?#37326;?#21578;终。明廷上下对辽东局势悲观,“弃全辽而无局”(《筹辽硕画》)。努尔哈赤以绝对优势兵力攻孤城宁远,自以为必得,去信劝降袁崇焕,被严词拒绝。后金军屡次猛攻,战况激烈,城墙被凿开多处。袁崇焕带伤亲自担土搬石堵塞缺口,督军奋战。后金军人员和攻城器械均受重创,不得不撤军。努尔哈赤大为愤懑,以宁远不?#23435;?#32827;辱,不久病死。

  袁崇焕的成功,不仅在军事上给予后金军重创,更提振了朝廷和明军对抗后金的信心。兵?#21487;?#20070;王永光评价:“辽左发难,各城望风奔溃,八年来贼始一挫,乃知中国有人矣”(《明熹宗实录》卷68)。帝也赞许:?#25353;似?#20843;年来所绝无,深足为封疆吐气” (《明熹宗实录》卷68)。就连一贯为己方战绩涂脂抹粉的清修《明史》也不得不承认:“我大清举兵,所向无不摧破,诸将罔敢议战守。议战守,自崇焕始。”后金方面受此失败,士气大为?#21520;洌?#25915;城时“惧怕城上厉害,不敢近城”(《明清史料》乙编)。

image.png

  袁崇焕横空出世

  袁崇焕的以守为战策略,与曾经略辽东的熊廷弼不谋而合。自努尔哈赤起兵,明廷先是轻敌冒进,唯恐老师糜饷、“以速一战为快”(《题熊侍御疏牍叙》),结果“令箭催,则将帅殒命;马上催,而三路丧师”(《明史·熊廷弼传?#36144;?#21040;萨尔浒?#37326;?#21450;开原、铁岭失守,朝野又失败情绪蔓延、畏敌如虎,认为辽东必不可保。熊廷弼反对速战决胜,以守代攻,一度阻遏了后金的攻势。但在朝廷内部攻讦下熊廷弼?#40644;热?#32844;,沈阳、辽阳等相继失陷后,辽东局势又恶化到难以收拾的局面。

  宁远之?#35282;埃?#21518;金军攻城夺寨?#36843;?#30772;竹。究明军失败原因,除少部分善战明将及亲兵外,大部分明军战斗力低下,难?#36828;?#25239;组织度较高的后金军,战术失当和人心不齐更是致命。

  1618年清河之?#21073;?#26126;将邹储?#21520;时?#20116;千据守地处山岩、号称天险的坚固城堡,城上大小?#21476;?#23494;?#36857;角?#21448;有三千援军。然而后金军攻破该堡“易如拉朽?#20445;?#20165;一天就结束战斗。努尔哈赤夸口:“朕?#36828;?#21313;五岁征伐以来,战无不胜、攻无不克”(王先谦《东华录》)。在宁远之战遭遇袁崇焕痛击后,努尔哈赤不得不自我解嘲“何独宁远一城不能下耶” (王先谦《东华录》)。之后袁崇焕指挥的宁锦之?#21073;?a href="http://www.wxfib.club/renwu/huangtaiji/" >?#20365;?#26497;受阻于锦州、兵败于宁远,又对后金军的战斗力自?#37326;?#21270;:“野地浪?#21073;?#21335;朝万万不能,婴城固守,我国每每弗下”(《明清史料》甲编)。

  袁崇焕并未止?#25509;?#20973;坚城大炮固守,而是逐渐裁减机动性和防御较差的车营,增加骑兵营,提高了关辽明军的野战能力。宁锦之战中,袁崇焕派满桂率部驰援锦州,战后金军于爪篱?#21073;?#38182;州守将出城接应,后金军受夹击战败;?#20365;?#26497;转而攻打宁远,明军背城奋?#21073;?#21518;金军“死伤数千、尸横满地?#20445;?#25269;暮死者益众,乃撤兵归”(王在晋?#24230;?#26397;辽事实录》)。?#20365;?#26497;见宁远不克,?#21482;?#24072;攻锦州,多次?#25239;?#22343;被明军击退,伤亡严重兼天气炎热,只得撤军。

  此战中明军展现出击败后金军的野?#35282;?#21147;:“十年来,尽天下之兵未尝敢与奴?#21073;下斫环妗?#20170;始一刀一枪拼命,不知有夷之凶横剽悍” (王在晋?#24230;?#26397;辽事实录》)。但宁锦战后不久,袁崇焕受?#35828;?#25915;击,愤而去职,直到崇祯继位后方才复出。

  受关宁锦?#32769;?#38459;遏,后金无法通过以战养战化解自身生产力落后造成的危机,内部矛盾渐渐凸显。天启七年,后金“国中大饥,斗谷值银八两”(?#22581;?#25991;老档》),部分地区出现食人肉的情况;崇祯二年?#28023;?#20381;?#25509;?#21518;金的蒙古部落“粮食无资,人俱相?#22330;?《明清史料》甲编)。饥荒引发后金控制区内汉人、满人的相继逃亡,并发生?#20284;?/a>军军官因缺粮抢劫民间财物的事件。

  与此同时,明与蒙古部落接界的蓟门一带防御相当薄弱。袁崇焕察觉到危险,多次提醒朝廷加强?#29615;溃?#20294;崇祯及兵部等无动于衷。己巳年?#28023;?#34945;崇焕向明廷报告蓟门兵力不足,如果蒙古部落倒向后金,作为向导入犯,祸患极大。九月,袁崇焕又派参将谢尚政率部增强蓟门防御,却被顺天巡抚遣归。袁崇焕不得不再次上疏要求加强?#20040;?#38450;御,“为今日急着”(程?#23616;薄?#28457;声记》)。然而直到后金军破关而入,朝廷均无动作。

  杀毛文龙往往被作为袁崇焕的一大罪状,认为毛文龙之死是导致皮岛失去对后金牵制功能,致使?#20365;?#26497;能无后顾之忧入关的决定因素。但后金绕道蒙古,避开关宁锦?#32769;?#20837;关,是明朝财政破产、朝廷运转失灵、?#24674;?#38450;御薄弱的必然结果,也是后金内部矛盾渐增,试图对外用兵转嫁危机的必须举措。

  ?#20365;?#26497;吸取了宁锦战败的教?#25285;?#25918;弃正面?#25239;?#23425;、锦,打开山海关的作战方针:“彼山海关、锦州防守甚坚,徒劳我师,攻之?#25105;?惟当深入内地,取其无备城邑可也”(《清太宗实录》卷6),正是“避实击虚”的兵法原则。毛文龙是否被?#20445;?#23545;后金军入关并无决定性影响。况且毛文龙通敌倾向和虚兵冒饷、欺罔冒功的不法行为已严重影响辽东抗?#20889;?#23616;,被袁崇焕?#20808;?#22788;置并不冤枉。

  山海长城寄此身

  2

  “打击袁崇焕的不是命运,而是时势。虽然,在?#25345;忠?#20041;上说来,时势也就是命运。像希腊史诗与悲剧中那些英雄们一样,他轰轰烈烈的战斗了,但每一场战斗,都是在一步步走向不可避免的悲剧结局。”

  ——《碧血剑·袁崇焕?#26469;?/p>

  己巳之变中,袁崇焕千里驰援京师,在?#26376;?#25945;阵亡、三屯营及遵化等要地失守、满桂等战败的?#28949;?#24773;况下,先拒敌于?#24674;藎?#21518;阻敌于京城下,经广渠门、左?#35009;?#22806;两次激?#21073;?#37325;创后金军、力挽狂澜。

  ?#20365;?#26497;绕过关宁锦?#32769;?#30772;喜峰口入关,虽是一大妙招,但风险极高。进军路线舍近求远,虽然避开了关外雄关重镇,但路途?#23545;觶?#20891;队及战马所需的?#35206;?#25439;耗加大且难以补充;入边后再回军关外,还要面临明军追袭的风险。?#35789;故?#21040;内部强烈反对,?#20365;?#26497;仍敢于冒险进军,除抢?#24248;?#20869;人口物资以战养战外,还?#27427;?#29992;后金军的骑兵优势在?#30805;?#25112;中调动和消灭明军的企图。与后金军多次?#29615;?#30340;?#26376;?#25945;就在驰援遵化途中伏而全军覆没

image.png

  满清大酋长洪太勇于冒险

  “凡?#21364;?#25112;地而待敌者佚,后处战地而趋战者?#20572;?#25925;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于人”(《孙子兵法》)。?#20365;?#26497;选择明军防御的薄弱处破关而入,以优势兵力围歼守军及明关外援军,占据了主动地位。袁崇焕以劣势兵力入援,要想不重蹈?#26376;?#25945;的覆辙,只能“守其所必攻”化被动为主动。此外?#26412;?#24050;久未遭兵火,人心极易产生动摇,驻防的京营又不堪一击,根本无力守卫京城。袁崇焕“恐逆奴狡诈异常……倘径通?#27762;牵?#21017;从未遇敌之人心,一旦动摇,其关系又不忍言” (周文郁《边事小纪》),不顾副总兵周文郁关于外兵未奉诏不可入京的劝阻,直趋?#26412;?#22478;下,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不得已所为。

  从其后的战况看,袁崇焕统率的关辽军是唯一堪与后金军匹敌的明军,如果没有在?#26412;?#38450;御战中抢得先?#32456;?#25454;主动,后果不堪设想。1644年大顺军数日内攻破外无援军、人心动荡的京师即是明证。袁崇焕未得明令紧急入卫京师,争取到?#35828;?#26102;能做到的最好局面,却必然在政治上给自身带来危机,这就到了考验明朝当家人崇祯的时候。但历史证明崇祯经不起这样的考验。

  由于袁崇焕?#32769;雀现?#20140;师布防,?#20365;?#26497;不得不硬攻,结果损兵折将。?#20365;?#26497;在军事上的失败并非不可避免,兵力?#21152;?#30340;后金军可以舍?#26412;?#19981;攻,劫掠京畿后回师。然而?#20365;?#26497;的威望和后金军士气势必受损,内部的反对派?#19981;?#20511;此抬头。?#20365;?#26497;选择进攻,但在袁崇焕等力战下被击退,惊?#23613;?#21313;五年来未尝?#20889;?#21170;敌也”(程?#23616;薄?#28457;声记》),结果顿兵坚城之下,面临被陆续增加的明勤王军包夹的风险。如果袁崇焕能继续率领关辽明军拖住后金军,?#20365;?#26497;就将面临?#35206;?#19981;继、军心不稳的崩溃性危机,留给他失误的机会就屈指可数。

  然而崇祯以临阵逮帅的惊人之举将这大好局面毁于一旦。在?#20365;?#26497;反间计的催化作用下,崇祯以议饷为名,诱袁崇焕入见后将其锁拿入狱。此前关辽明军因直趋京师布防,反被崇祯、朝臣等疑心为诱导后金军入犯,流?#36816;?#36215;又被百姓视为奸细,军心已伤。京城外关辽明军血战后金军,京营明军却故意往城外丢砖砸死砸伤同袍,“声声口口只说辽将、辽人都是奸细,谁调你来”(《崇祯长编》)。如今主帅又无罪入狱,亲眼目睹袁崇焕被捕的祖大寿战栗失措,关辽明军更是军心大乱:“袁既被执,辽兵东溃数多,皆言:‘?#36828;?#24072;之忠,尚不能自免,我辈在此何为?’……封疆之事,自此不可问矣” (杨士聪?#38431;裉密?#35760;》)。

  祖大寿及关辽明军在?#21482;?#21644;激愤下东奔山海关,原有退意的?#20365;?#26497;趁机复攻?#26412;?#23815;祯不信任袁崇焕及关辽明军,却信任纸上谈兵的游僧申甫,火箭提拔其为京营副将、打造战车御敌,结果申甫及其募集的八千新兵在卢沟桥被后金军一战尽歼。继而,刚被提拔为武经略、接替袁崇焕统率各路勤王人马的满桂,见后金军强大本想坚守外城,却在崇祯不断逼战下?#40644;?#20986;城迎敌,与副将孙祖寿等三十余员将领一同阵亡。

  此后,崇祯反复多疑的性格、有始无终的用人方式、好诿过臣下的处事方法表现得愈发明显,多次对政局及军事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,终?#36175;?#22269;之君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“自崇焕死,边事益无人,明亡征决矣”(《明史》)的论断并不为过。

  袁崇焕守辽期间,在他“守为正着,战为奇着,款为旁着,以实不以虚,以渐不以骤” (《明熹宗实录》卷81)的正确战略战术下,明廷由被动挨打逐渐转变为略有主动的以守为?#21073;?#21518;金由正面?#25239;?#36716;为侧面迂回进攻和正面小规模骚扰相配合,辽东形势正有转机。己巳之变后,后金/清军又多次破关而入,明军未再取得堪与袁崇焕广渠门、左?#35009;?#20043;战相媲美的胜利,后金/清军则先后俘获数十万计的人口、牲畜和百万计的财物,极大增强了战争潜力。

  死后方愁无勇将

  3

  “袁崇焕却是真正的英雄,大才豪气,笼盖?#31508;溃词?#20182;的缺点,也是英雄式的惊世骇?#20303;?#20182;比小说中虚构的英雄人物,有更多的英雄气概。”

  ——《碧血剑·袁崇焕?#26469;?/p>

  崇祯三年(1630年),袁崇焕被凌迟处死,妻?#30563;?#32780;死,家人分别被流放至贵州和福建。《碧血剑》中,金庸为袁崇焕艺术增加的独子袁承志,历史上并无其人。袁崇焕身死门灭,“天下冤之”(《明史》)。

  袁崇焕临刑占诗“死后不愁无勇将,?#19968;?#20381;旧守辽东?#34180;?#20294;袁崇焕死后,明朝再未出现能与其相当的人才,朝廷也不断插手辽东军事、事权分散,导致明军在关外战场上节节败退。

  袁崇焕用兵稳健,宁锦之战中锦州被围,许多部将要求出援,他认为“宁远兵不可动” (《明史》),否则正中?#20365;?#26497;围点打援之计,请求朝廷另发兵救应。明廷接受了袁崇焕的意见,从山海关等地调遣人马增援锦州。?#20365;?#26497;也从沈阳调集援军,见锦州难以攻克,果然以大军攻宁远。袁崇焕早有?#24613;福?#25381;军力战杀退后金军。双方战斗激烈,明军满桂身中数箭,尤世威坐骑被射伤;后金军济尔哈朗、萨哈廉、瓦克达均身负重伤。?#20365;?#26497;攻宁远、锦州均不克,恐腹背受?#23567;?#24402;路被截,放弃攻打宁远,再回师攻锦州,终大败而去。

  处死袁崇焕后,崇祯刚愎自用,对辽东战场重臣疑?#29301;?#19982;首辅、兵部均插手辽东军事,致使互相侵权,战守决策不一,巡抚也不受督师节制,属下抗命、相互?#24405;桑?#32456;致大凌河之战?#37326;堋?#27492;时距袁崇焕之死仅有一年。

  己巳之变后,孙承宗接任督师,相继收复了被后金军夺取的关内四城。随即孙承宗不顾老病,亲赴前线整顿关宁锦?#32769;摺?#20294;朝廷轻敌冒进、忽略固守,辽东巡抚丘禾嘉取得兵部和首辅的支持,不顾孙承宗反对在大凌河筑城。

  但大凌河城的修筑与固守,皇帝、首辅、兵部、督师、巡抚、总兵都缺乏整体明确战略。城修筑?#24418;?#31459;工,因兵?#21487;?#20070;易人,朝廷又决定放弃大凌河城,但丘禾嘉违背朝廷和督师决策,激励祖大寿率军守城。后金突然以大军杀?#21073;?#31062;大寿不得不在?#35206;?#19981;足的情况下坚守。之后丘禾嘉又与孙承宗在何时出师救援上产生矛盾,错过救援的最佳时机。明军四次增援,均被杀退;祖大寿四次突围,均被封死。最终祖大寿粮尽援绝,兵败城陷。袁崇焕苦心打造的劲旅经此一役损失严重,此战后关外无宁土,关内也无宁日。

  崇祯十一年九月,清军再次破关而入,崇祯令卢象升总督各镇援军,会同高起潜率领的关辽明军对?#35282;?#20891;。卢象升深得军心,但部众与清军相比,战力仍有较大差距,亟需高起潜配合方可对清军构?#36175;病?#20294;崇祯对清军战和不定,主和的杨嗣昌在皇帝默许下不断将卢象升分兵,使其实际可指挥的人马不足两万。

  卢象升兵力不足,无力阻止清兵蹂躏畿辅,反被崇祯痛责“侦探不明、调度无方?#20445;急?#23558;其革去督师之职以刘宇亮替代。卢象升悲愤莫名,不愿重蹈袁崇焕覆辙,宁可战死沙场,以孤军五千与清军主力激?#25509;?#36158;庄。然而卢象升决死抗敌时,受崇祯宠信的高起潜驻营五十里外,拒不救应。己巳之战中的主力关辽明军因统帅未得其人,在此战中毫无作为。

  卢象升身中四矢三?#20982;?#28872;殉国,高起潜得知兵败消息?#21482;侍?#36208;。崇祯不仅不追究高起潜责任,也拒绝给卢象升家属抚恤。卢象升妻、弟两年内多次请恤,均被崇祯拒绝。

image.png

  以卢象升为代表的诸多名将

  崇祯一一杀之

  崇祯十四年初,清军封锁锦州,蓟辽总督洪承畴率明援军与清军大?#25509;?#38182;州城南与松?#21073;?#32473;清军较大杀伤,前线清军连连向?#20365;?#26497;求援。?#20365;?#26497;亲率大军增援,形成了明军和清军重兵对峙于锦州一线的局面。

  久经沙场的洪承畴敏锐地察觉?#35282;?#20891;倾巢而来,后勤必然不能持久,结合锦州城防坚固、余粮尚多的情况,主张坚守松山、杏山等前沿据点,迫使清军粮尽自退。崇祯却与只知纸上谈兵的兵?#21487;?#20070;陈?#24405;?#31561;一拍即合,催促洪承畴出兵决?#21073;古?#36963;张若麒等监军催督进军。

  洪承畴?#40644;热?#20891;向松?#35282;?#36827;。洪承畴在逼战下出现指挥失误,对储粮重地笔架山疏于防守,被?#20365;?#26497;一举夺粮成功,导致兵败雪崩。洪承畴率残兵困守松山半年余,被叛将出卖、城破被俘,不久后降清。援军覆灭,苦守锦州的祖大寿粮尽援绝,?#40644;认?#28165;军?#30563;怠?#33258;此花费明廷巨额财富和无数将士血肉浇筑而成的关宁锦?#32769;?#36720;然垮塌。

  孙承宗、卢象升、孙传庭等在《明史》及清代文人的评价中得到充分肯定。清代著名文人方苞认为,“明之亡,始于孙高阳之退休,成于卢忠烈之死败?#34180;?#23545;于孙传庭,《明史》载:“传庭死,而明亡矣?#34180;?#27946;承畴虽被列为贰臣,但在松锦之战的前段发挥出色,给予清军重创。然而他们终究未能成为袁崇焕的替代者。

  与善于战略布局、节饷、用兵及练兵的袁崇焕相比,同样被明廷一度倚重的孙承宗等也各有所长。孙承宗强于战略?#34987;?#20294;短于具体战术实施。卢象升在练兵及筹饷上皆有所长,但崇祯未能给予其足够的支持,导致其未能人尽其才,最后困死沙场。相较于用兵,洪承畴更善于练兵,孙传庭更善于筹饷,但两人也先后被崇祯催战葬送。

  用人而后生疑是崇祯的一贯作风,对于文臣更是表现出极大的不信任。遇有战事失利,崇祯常首?#21364;?#32602;文臣,而对武将表现出相当的宽容,所以武将不听调?#30149;?#33258;行其是导致指挥系统运转失灵的局面愈演愈烈。

  在袁崇焕死后,崇祯又相继将卢象升、洪承畴、孙传庭等逼上绝路。崇祯摧抑文臣、纵容武将严重加剧了边疆危机。袁崇焕等之死,不仅是他们个人肉体和精神的消逝,由于 “人亡政息”的传统,他们可以挽?#20219;?#20129;的举措也几乎一起被埋入黄土,未能得以贯彻。他们的身故在?#25345;忠?#20041;上象征着明朝逐渐走向灭亡。

  那得先生再解围

  4

  “袁崇焕真像是一个古希腊的悲剧英雄,他有巨大的勇气,和敌人作战的勇气,道德上的勇气。他冲天的干劲,执拗的蛮劲,刚烈的狠劲,在当时猥琐萎靡的明末朝廷中,加倍的显得突出。”

  ——《碧血剑·袁崇焕?#26469;?/p>

  崇祯十七年(1644年)初,大顺军兵锋直逼?#26412;?#27492;前明廷仅有的“一?#37117;业薄薄?#23385;传庭?#21487;?#35199;明军又被崇祯催战葬?#20572;?#27492;时再难有?#25925;?#20043;力,各路文臣武将望风而降。然而危局并未全无挽救余地,驻守宁远的吴三桂和南方援军如能及时勤王,?#26412;?#26410;必会被大顺军轻易攻破。然而大好时机被崇祯及吴三桂等联?#34935;?#36865;。

  崇祯不愿承担放弃关外土地的恶名,习惯性地企图将责任推卸于下,与朝臣就是否调吴三桂入援反复扯皮,拉锯一月以上仍无结果。直到大顺军步步紧逼、火烧眉毛,崇祯才痛下决心,下令吴三桂放弃宁远,统兵入卫京师。崇祯还同时召集蓟镇总兵唐通、山东总兵刘泽清勤王。

image.png

  崇祯推?#23545;?#20219;导致自己只能上吊

  刘泽清见大厦将倾,接旨后谎称?#23396;?#21463;伤、无法行动。崇祯只?#20040;?#20104;财物慰问,刘泽清非但不?#21368;鰨?#21453;而大?#20004;?#25504;临清后率部南逃。唐通率军至京,崇祯赐宴慰?#20572;?#21364;又加派内监作为监军。唐通大怒,将朝廷赏赐财物摔掷于地,不待令旨就引兵出走居庸关驻扎。崇祯均无可奈何。

  关辽明军中硕果仅存的吴三桂部,此时也已蜕化为私人武装。崇祯在三月初?#20869;?#23553;吴三桂为平西伯,令其?#26102;?#20445;卫京师。吴三桂见明廷危在旦夕,并未紧急入援,而是同宁远?#21364;?#30340;关外百姓一同缓慢行进,每?#25112;?#34892;数十里,直到三月十三日方才入关。入关后,吴三桂按兵不动,又向朝廷要求增拨马匹一万,并花费五日在永平府安置随军家属及百姓。在?#20284;?#38388;?#26412;?#34987;大顺军攻破,求援无望的崇祯绝望中自缢于煤山。

  此时距己巳之变仅十四年。《碧血剑》中,崇祯面对袁承志的质问,对杀袁崇焕“颇为后悔”(第十八回)。不知历史上的崇祯在身陷大顺军重围时,是否会想起当年“君父有?#20445;五?#20182;恤?苟得济事,虽死无憾”(周文郁《边事小纪》)的袁崇焕?

  1629年袁崇焕驰援京师,率步骑混杂的两万关辽明军从山海关进发,六日疾行五百里至?#24674;藎?#34429;然与明代骑兵的最快纪录“一日夜驰五百里”不能相比,但相较于古代平均行军速度每日20至30公里已是极速。抵达京城外驻扎时,袁崇焕又令将士不得损坏野外树木和入驻百?#21344;?/a>中,军纪严明为明末罕见。快速行军的关辽明军所带?#35206;?#26412;就不多,此时已几乎耗尽,户部筹措的?#35206;縈忠?#20140;师戒严难以开门运输,“羁留益久?#20445;?#21482;得将?#35206;?#20174;城上缒下。关辽明军不得不在缺粮少食的情况下硬撼后金军,即便如此依然取得广渠门大捷。

  袁崇焕死后,关宁锦?#32769;?#21448;存在了十四年,但它的垮塌只是时间问题。关辽明军再未迎来与袁崇焕相当、可凝聚全军的灵魂人物,内部渐渐分裂和军阀化,战斗力也逐渐下滑,军纪更是大不如前。

  大凌河战役中,同为关辽明军的援军宋伟、吴襄部被后金军阻击于长?#21073;?#20004;人互不救应,被各个击破;城中祖大寿也未能里应外合破敌,困守城中坐失良机,最终粮尽援绝,杀害拒降的同僚何可纲后诈降。祖大寿和何可纲被袁崇焕视为左膀右臂,?#23396;?#21040;挥刀相向、自相残杀的结局。而曾随袁崇焕在广渠门外力战后金军的王承?#32602;?#21518;任宣府总兵,在大顺军迫近时主动派人至大同递?#24466;当恚?#24182;因献城?#30563;?#32780;面有德色,被李自成讽刺。

  “顾勇猛图敌,敌必仇;奋迅立功,众必忌。任劳则必召怨,蒙罪始可有功;怨不深则劳不著,罪不大则功不成。谤书盈箧,毁言日至,?#24248;?#24050;然”(《明史》)。袁崇焕奏章中的这番话正是明末敢于任事者难以善终的真实写照。所?#20581;?#23779;峣者易折,皎皎者易污?#20445;?#26126;末党争激烈且为求胜利不择手段、罔顾大局,而力图有所作为者则落入“苦干实干、国法审?#23567;?#30340;怪圈,官僚集团内部连续上演劣币驱逐?#24613;?#30340;荒谬剧。熊廷弼、孙承宗、袁崇焕在辽东任上先后因此去职,最?#25112;?a href="http://www.wxfib.club/chengyu/7833.html" >不得善终,正是国家覆亡的先?#20303;?/p>

  1647年(永历元年),被后世誉为明末“岭?#20808;?#24544;”之一的张?#30691;?#36215;兵抗清,过水南,拜袁崇焕祠堂,作《谒大司马自如袁老先生遗祠怆然有?#23567;罚骸?#21514;罢遗祠泪几挥,辽阳回首事成非。空留冷庙沧江上,不见犁庭铁马归。星落尚疑阴雨?#25285;?#39118;高犹想阵云飞。只今羽檄?#22766;詡保?#37027;得先生再解围!”此时,明廷只剩南方数省残山剩水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?#22659;?#30456;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
八宝一后闯关
股票配资怎么做 加盟股票配资公司 如何看股票涨跌 倒卖衣服赚不赚钱 窦立国用心去赚钱视频 打造爆款视频能赚钱吗 沈阳股票融资 不赚钱把健康分享给顾客也是种美德 美容赚钱还是美体 结核科医生赚钱么 有每天早上送祝福的赚钱app吗 星露谷物语草莓赚钱 山西扣点点群主怎么赚钱 朋友卖闺美很赚钱 3g股票推荐 加入私家车车队赚钱